加载中,请稍等...

 先秦书法概略 | 代表著作人物 | 相关文章


大盂鼎


西周前期《大盂鼎》 我国国家博物保藏

   大盂鼎,高101.9厘米,口径 77.8厘米。圆形,立耳,深腹,三柱足,颈及足上部饰兽面纹。为康王时贵族盂所作的祭器。传为清道光初年出土于陕西郿县礼村。原器出土之初,为岐山豪绅宋金鉴一切。后因家道中落,此鼎被其后人以七百两银子转让到西安。后来,又曾一度为左宗棠一切,数年后为答谢潘祖荫的厚恩,左宗棠以此鼎相赠。尔后,大盂鼎便成为潘家的传世之宝,供于姑苏潘家大堂。1951年潘氏后人潘达于女士将其捐赠予上海博物馆,1959年入藏我国历史博物馆(今我国国家博物馆)。而另一尊同为盂所铸之鼎,形制略小,习称“小盂鼎”,器上铭文触及西周与鬼方之间的战事,但此器在曲折保藏的过程中已不见踪影,仅于著录中保存铭文拓本。

   大盂鼎器壁较厚,立耳微外撇,折沿,敛口,腹部横向广大,壁斜外张,近足外底处曲率较小,成垂腹状,下承三蹄足。器以云雷纹为地,颈部饰带状贪吃纹,足上端饰浮雕式贪吃纹,下衬两周凸弦纹,是西周前期大型、中型鼎的典型款式,宏伟凝重。

   器内壁铸铭文19行291字,记叙了周康王二十三年九月册命盂之事。铭文中周康王向盂叙述文王、武王的立国经历与商内、外之臣僚因沉湎于酒致使亡国的经验,劝诫盂要效法其先人,忠心辅佐王室,并恩赐盂鬯、命服、车马、邦司、人鬲、庶人等。《尚书?酒诰》是周公旦所作,用以劝诫被封在商故地朝歌的武王少弟康叔封,文中有一句子“惟荒腆于酒,不唯自息乃逸,厥心疾很,不克畏死。辜在商邑,越殷国灭,无罹”,粗心是说商纣好酒,不思其过,终究导致国灭邦亡。与大盂鼎铭文所言相合,透露出周人关于商人嗜酒误国这一前车之鉴的警示。大盂鼎铭文是史家研讨周代分封制和周王与臣属联系的重要史料,一贯为史学家所注重。

  此器铭文字体笔画粗细不等,且如“王”、“在”、“正”、“土”等字中有许多圆形或方形团块,象形意味仍较浓。又如铭文中“有”、“厥”、“又”等字波磔清楚,表现了用笔过程中自觉的提、按认识。书法体势谨慎,字形,布局都非常质朴平实,用笔方圆兼备,具有端严凝重的艺术作用,是西周前期金文书法的代表作。

《大盂鼎》拓片



《大盂鼎》拓片部分

铭文:隹(唯)九月王才玟王受天有厥匿匍有四宗周令盂王大令在珷王方畯正厥民若曰盂不显嗣玟乍邦辟在{雨于}御事虘又酉无敢酉舌有子灋保先王殷边侯田{雨于} {此须}□(烝)祀无敢□有四方我殷正百辟率酉夔古天异临耳昏殷述令隹肄于酉古丧巠敏朝夕入令女盂井乃谰享奔波畏嗣且南公王曰盂廴西召夹我一人{米豆}四方国土易女鬯死□戎敏谏{雨于}我其遹省一卤冖衣巿罚讼夙夕召先王受民受舃车马易女且南公旂用□(驭)至于庶人臣十又三白辶兽易女邦□六百又五十又九人鬲千又五十四白人鬲自夫易尸□王夫<辶亟>□迁(迁)自厥土王曰盂对王休用乍若□(敬)乃正勿且南公宝鼎灋朕令盂用隹(唯)王廿又三祀

  大盂鼎铭文文言译文:
  九月王在宗周册命盂。王这样说:"巨大英明的文王承受了上天佑助的严重任务。到了武王,承继文王建立了周国。排除了那个奸恶,遍及地保有了四方土地,持久地管理着大众。就事的人在举办喝酒礼的典礼上,没人敢喝醉,在举办柴、烝一类的祭祀上也不敢醉酒。所以天帝以慈祥之心处以保护,大力保佑先王,广有全国。我传闻殷朝丧失了上天所赐予的大命,是因为殷朝从远方诸侯到朝廷内的大小官员,都常常酗酒,所以丧失了全国。你年幼时就承继了前辈的显要职位,我曾让你就读于我的贵胄小学,你不能违背我,而要辅佐我。现在我要效法文王的政令和德行,犹如文王相同录用两三个执政大臣来录用你,你要恭敬地和谐纲纪,勤勉地迟早入谏,进行祭祀,奔波于王事,敬畏上天的威严。"王说:"命你盂,一定要效法你的先祖南公,"王说:"盂,你要辅佐我主管戎行,勤勉而及时地处理赏罚狱讼案子,从早到晚都应辅佐我管理四方,帮忙我遵行先王的准则治民治国土。恩赐给你一卣香酒、头巾、蔽膝、木底鞋、车、马;赐给你先祖南公的旗号,用以巡狩,赐给你邦国的官员四名,人众自驭手至庶人六百五十九人;"赐给你异族的王臣十三名,夷众一千零五十人,要尽量让这些人在他们所耕耘的土地上尽力劳作。"王说:"盂,你要恭谨地对待你的职事,不得违背我的指令。"盂表扬王的美德,制作了留念先祖南公的宝鼎,时在康王在位第二十三年。(


【材料参阅】本页部分内容参阅青铜时代 

其他图文由可嘉供给 选自《我国美术全集》